一段行车记录仪拍下的视频让人生气又心酸。 雨天,一辆摩托车载着小孩在等红灯,车子突然启动,孩子从车上掉了下去。 车上的大人没有发现,照常左转,孩子爬起来,紧紧追着摩托车,后车的司机为了保护孩子,一边跟着他左转,一边狂按喇叭提醒。 直到过了路口,摩托车才停下,家长下车后,第一反应不是看她有没有受伤,而是直接将孩子一脚踹倒在地。 不用想也知道,大人一定在训斥孩子:怎么那么不小心? 很多人愤怒地说:“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家长,为人父母不用经过任何考试,真的是一件太糟糕的事。” 没有人去检查一对夫妻有没有足够的责任心、耐心和能力,去抚养一个孩子。 对这个孩子而言,她可能很快就忘了身体上擦伤的疼,却一定忘不了心灵上的痛。 在自己最恐惧、最无助的时候,得到的不是成年人的关心和拥抱,而是一记窝心脚。 父母能生孩子,也能毁掉一个孩子,这种因为负面行为模式给孩子带来伤害的父母,心理治疗师苏珊·福沃德把他们称之为——“有毒父母”。 在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长大后也有惊人的相似:自尊心受损、或多或少地感到自己毫无价值,不讨人喜欢而且一无是处。 这两种伤害,是以爱为名 《原生家庭》谈到了7类有毒的家庭行为模式: 酗酒型父母 身体虐待型父母 性虐待型父母 不称职的父母 言语虐待型父母 操控型父母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前面几种虐待型很好理解,伤害也很明显,但是我们最容易忽略的,甚至误以为那是爱的,是这两种家庭: 1.操控型父母: 很多父母,自从有了孩子,就认定“你是我的全世界,我必须一辈子跟你绑一起”。 当孩子长大独立时,他们彷佛失去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孩子年龄越大,他们对孩子的控制愈演愈烈,因为他们需要孩子永远的依赖。 这种依恋看起来很美,其实很可悲。 演员朱雨辰的妈妈就是典型。 七十多岁的她,把40岁依然单身的儿子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很自豪:“我顶两个菲佣,完全没有自我,用整个生命去照顾我儿子。” 她每天凌晨四点起来熬梨汤,要求儿子必须带到片场,晚上还要检查是否喝掉。 她满心骄傲,沉浸在一位愿意为儿子奉献所有的伟大母亲形象中。 殊不知,朱雨辰姐弟迟迟未婚,始终对正常的亲密关系感到迷茫,正是因为母亲操控得太多,让他们无法拥有独立的自我和生活。 世间所有的爱都是为了要“在一起”,只有亲子关系,是为了“分离”。 父母爱孩子的目的,不是为了把他永远地留在身边,而是让他成为独立的自我、拥有丰盛的世界。 2.另外一种父母,习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他们永远是对的。 书有个叫桑迪的漂亮姑娘,备孕两年多,始终未成功,但丈夫很爱她,并不介意。 相反,她的父母总指责:“肯定都是你当年流产造成的,上帝总会惩罚做错事的人。” 这是桑迪心里永远的伤。 15岁时,她意外怀孕,用自杀威胁父母在流产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天主教徒的父母从此把她钉在耻辱柱上,并把家庭里所有的不幸都归结于这件事: “父母气愤是因为你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我们是为了你好所以才对你提面命提高要求。” 高高在上的父母制定规则,进行审判,让孩子把痛苦视为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将它们合理化,让孩子觉得,全是自己的错,我被惩罚是应该的。 事实上,这样的爱最毒,让孩子的正确抵抗都显得充满错误。 有毒的家庭模式下,孩子会做陷入负面的自我评价: 我没法相信任何人。 我不值得被人关心。 我永远都不会成功。 更可怕的是,父母也曾是受伤的孩子,孩子也终将成为父母,有毒的家庭体系就像高速公路上的连环追尾,其恶劣影响会代代相传。 父母的情绪,就是孩子的性格 马东曾问武志红老师: 很多人把长大以后的所有不顺心,不如意,改不了的毛病,克服不了的性格障碍,过不了的接人待物的那些门槛,都归结为原生家庭,有那么严重吗? 武志红老师回答:“有。” 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他在生命早期的成长过程。 曼彻斯特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爱德华·特罗尼克做了一个“静止脸实验”,说明了一个人的性格与父母的情绪密切相关。 实验中,妈妈与一个1岁左右的宝宝互动: 最开始,妈妈和宝宝打招呼,妈妈立刻回应;宝宝随便指个方向,妈妈就顺着方向看过去,用不同的表情变化配合宝宝的意图,宝宝表现得很开心。 接着,妈妈不对宝宝做任何反馈,始终面无表情,宝宝发现了不对劲,开始想办法引起妈妈注意。 宝宝继续吸引妈妈的注意,对着妈妈笑,指向远方,妈妈仍然面无表情。 不到2分钟,宝宝没有得到正常的反馈,就开始四处看,手足无措,最后开始崩溃大哭。 实验中,当妈妈毫无反应时,孩子的心跳加速,体内压力激素增加,如果持续下去,大脑关键部位的细胞可能死亡。 从这个实验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孩子是如何通过妈妈来了解这个世界的。 如果妈妈很快乐,跟他有互动,孩子就会体验到快乐,他的性格里就会多一些阳光; 如果妈妈总是很阴郁,孩子就会不知所措,他对世界就会缺乏安全感,容易敏感自卑。 著名导演姜文曾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让母亲高兴。” 他在节目里说: 比如拿到戏剧学院通知书的时候,我告诉她,觉得她该高兴了吧,可是她却说‘你那一箩筐衣服还没洗呢,别和我说这个’。 后来又给她买房子,觉得她该高兴了吧,可她还是不高兴,一辈子都没有去住过。 因为妈妈的不高兴,姜文说自己经常“不自信”。 直到母亲去世,他都没有跟母亲谈过为什么没有认可过自己,这成了他耿耿于怀的一道伤口。 疗愈自己,要与有毒的父母对峙 很多人认为,自己长大了、经济独立,就能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事实却并非如此。 电视剧《都挺好》里,苏明玉就是这样,她从小被忽视,好吃的都给哥哥,钱也都给哥哥花,她只能被迫独立,勤工俭学养活自己。 长大后,她成了孩子里最独立、事业最成功的一个,她嘴上说着,“苏家那点破事,跟我没关系”,但是家里的事,她总是第一时间冲上去解决。 明明是家里最不被爱的,她得到的最少,却是付出最多的一个。 因为从未被原生家庭认可的她,希望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值得被爱,于是付出越多,失望越多,像一个死循环,越来越累。 《原生家庭》的作者苏珊鼓励大家,要与有毒的父母对峙。 苏珊认为,如果不对峙,我们就只能生活在恐惧里,无助和无能感会愈发强烈; 如果不想办法解决这种对父母的恐惧、愧疚和愤怒,你也会把它转移到自己的伴侣和孩子身上。 也就是说,原生家庭带给你的伤害,会通过你,循环反复又伤害你的新家庭和孩子。 武志红说:“这是一本功德无量的书。” 大概是指阅读这本书的意义在于,我们要完成与旧有家庭模式的阻断。 察觉到“毒素”,勇敢地“清毒”,以及拿出更多的勇气和信心,阻断“毒源”,做一个更好的自己,以及为自己、为我们的孩子,构建一个全新的健康的家庭模式。 每一个父母都曾是孩子。 每一个孩子也可能成为父母。 愿从我们开始,一屋四季一家人,眼里有光,心里有暖,未来有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