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医生,你还记得两年前那个患癌的女孩吗?”夏绾绾示意项西宁不要吭声,听到夏绾绾这句话之后,项西宁感觉到夏绾绾好像是知道什么一样。所以变得安静下来了。本来林致远都已经走到门口了,但是听到这句话之后,马上就停了下来,然后便转身重新走了回来。“夏绾绾你刚刚说了什么?”林致远镇定的问道。项西宁能够清楚的看到,林致远的双手还在微微的发抖。看来,林致远的确是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这个事情夏绾绾是怎么知道的?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呢?“事情很巧,那个女孩的妈妈是我的一个亲戚,所以很早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了, 但是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个事情,就连西宁也一样, 他根本就不知道。”夏绾绾冷静的看着林致远,他看出来林致远表情有些不自然,而且她也知道,自己触动了林致远心底那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你想怎么样?”林致远愣了半天之后,最里面慢慢的吐出来几个字。“我就是想要告诉你,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我可能知道很多人的秘密,但是我从来不去说出去,因为我不想破坏别人的生活的,这个可能就是善意的谎言吧。从来没有想过让西宁去跟慕笙离婚,我也不会破坏他们的家庭,他们之间还有一个豆芽, 我会让他们保持家庭的完整,而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知道吗?”听完夏绾绾的一番话之后,林致远变得沉默起来了, 林致远清楚的知道这个事情给自己带来的影响,严重的说,可能就会让林致远彻底的远离医生的职业。救死扶伤,这是林致远一辈子的梦想。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这个工作的,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时刻,林致远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了。“好我明白了, 我不会乱说话的。你们好自为之吧,”林致远说完之后转身就离开了。听着林致远额脚步声变得越来越远,项西宁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直到现在,项西宁没还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说点什么?”项西宁转身跟夏绾绾说道。“那是我的一个亲戚,当年的主治医生就是林致远,当时林致远判定那个女孩得了宫颈癌,于是便做手术摘除了子宫,而且开始了漫长的化疗之路。”夏绾绾停顿了一下,脑子里面想了想,自己要不要告诉项西宁这个事情,但是既然已经说出来了, 那就没有必要隐瞒下去了。“化疗一共是六个疗程,但是第三个之后,女孩身体开始即出现了巨大的反应,生命垂危,后来到了上一级的医院你进行抢救,那个时候,上级医院才判定,女孩只是普通的炎症,根本就不是什么癌症,知道实情之后,女孩本来身体就很虚弱,加上这么大的打击,还有长期的精神紧张,便去世了。”“你是说是因为林致远的误诊?怎么可能呢?林致远医术还是挺不错的不应该有这样的错误啊?”项西宁不太敢接受这样的事情,毕竟这么多年在项西宁的眼睛中,林致远始终都是一个特别正直的人。“后来调查发现,是因为林致远拿错了报告单,才误诊的, 后来林致远找了很多人,听过各种关系将这件事情给压了下来,一直这么多年过去了,女孩的家人早就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了, 所以没有人再提起这个事情了。”夏绾绾在惴惴不安详细的叙述了这个事情。本来夏绾绾以为自己会永远保留这个秘密的, 但是今天却没有忍住,还是全部的说了出来。“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怪不得林致远答应的这么痛快,看来林致远心里面还是没有忘记这个事情的。而且也知道这件事情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的。”“所以,唯一一个知道我们关系的人,已经被解决了,你今后不用这么担心了。行了,你出来的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夏绾绾说完之后,便抱住项西宁的脖子亲了一口,而后转身就离开了。项西宁看着夏绾绾离开之后,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确认没于问题之后才放心的离开了。慕笙一个人一直都无聊的在下面带着,跟项西宁的朋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等了很久项西宁还是没有回来,却看到了林致远回来了。“你怎么了?怎么脸色不太好看?”慕笙唯一比较熟悉的就是林致远了, 刚才林致远离开之后,自己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现在看到林致远的脸色有些不太正常,于是关心的问道。“没事,没事,有点拉肚子,现在没事好多了”林致远尴尬的笑了笑,林致远现在很不愿意面对慕笙,因为在林致远的心里面充满了愧疚感,自己知道这么多的事情,还不敢去跟慕笙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暗恋的女人生活在这种欺骗的生活中。“西宁呢?没有看到西宁吗?”慕笙只看到了林致远一个人,却没有看到项西宁进来。“我们感刚刚一起从洗手间出来的,但是西宁碰到熟人了,可能要耽误一些时间吧,”说出这样的话来,林致远都觉得自己不可思议,要么自己该说什么呢?说项西宁跟了另外一个女人在楼上偷晴吗?林致远不敢,他害怕夏绾绾会不择手段的对付自己。慕笙对于林致远的话深信不疑,因为慕笙从来都没有想过,林致远也会欺骗自己。另外几个朋友在一边畅快的聊着,但是一个人走过来,将麦克风随手就放在了桌子上面。“西宁真是没有改变口味,这么多年来,就是喜欢一种类型的女孩,你看现在的嫂子鹅蛋脸长头发,桃花眼,樱桃嘴,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久别无恙,项少情深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