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王爷听闻顾兄弟这么说,心里自然是高兴坏了。还真别说,前两天他去顾家,在人家那里随便见一个人,都觉得他自己低人一等。自己家的孩子没有什么本事,见了人家谁都觉得抬不起头来。现在可不一样了,朱王爷的孩子,朱常禧,朱大将军,在北边边疆可是立下了大功。皇上都封赏他为昭勇大将军不要说是之前的人了,就算是现在的,当今世上有谁能敌?燕平南击退了倭寇,也没见皇上封他什么官啊。朱王爷此时的内心算是高兴上了天。听到顾兄这般夸赞,他自己也不好意思了,赶紧道:“没什么的,子善为国效力,这不是应该的吗?”他这话说到了顾兄弟的骨子里去了。顾世子倒是想为国效力,他有这个本事吗?他只会弄文弄墨,一点功夫都没有。一想到这里,顾王爷这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不过毕竟在人家的家里,顾王爷还是得保持好微笑的样子:“世子爷高瞻远瞩,有大将的风范,我们都得向世子爷学习啊。”朱王爷立刻就是微微作笑,却是摇头。等到仆人来说,家里的菜都做好了,就等着主人们去进膳了。朱王爷又去准备了准备。在这时候,顾紫重和父亲二人终于说了几句悄悄话。顾王爷这是又几日没见自己的女儿,突然瞧见女儿这样,还有点不适应。他伸过手来,**着女儿的面庞,却是落下了泪来:“紫重啊,你在朱家待着,怎么消瘦了许多?”顾紫重却是矫情道:“爹,我哪里消瘦了?在朱家待着,朱家的人拿我当做主子看待,倒是把我给养胖了不少。”说到这个“胖”字,她的面庞不禁红了起来。顾王爷的话锋一转,反而道:“胖了好,女孩子胖一点显得富胎。”父亲这话还转得真快啊。顾紫重矫情道:“爹。”顾王爷看着自己的女儿,哈哈笑了。顾家人能有这么一个女婿,算是赚着了。顾王爷在心里暗暗自喜着,还好当时女儿没有嫁进宫里去,要不然这名誉什么的,顾家也就不沾边了。如今金陵朱家的朱世子带着明军竟然北却鞑靼人一二百里,这在大明的历史上是少有的。金陵城里,朱家出了名了,朱常禧更加出了名了。朱家人高兴,顾家人更高兴。顾王爷心里万分欣慰,因为朱常禧这次北征成功,顾家人可没少帮着出力啊。这次朱常禧不得好好感谢顾家的人吗?顾王爷还自我沾沾欢喜:“这次咱们家的投资算是投对了……”顾紫重却给他泼冷水:“爹,咱们不要那么索取,还是把事情办对了就行了……”顾王爷却不明白了,女儿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总觉得女儿是顾家安插在朱家的眼睛。可是他一听女儿的话,却总觉得女儿是朱家的人了。和顾家没有什么关系。顾王爷十分严肃:“紫重,你可要记住了,咱们顾家还需要人家来安排呢。现在咱们不同于他日,要不是犬儿他没有出路,我能这般巴结人家朱家吗?”越说越是激动了!顾紫重赶紧安慰父亲:“爹,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情况却不一样。子善哥他这个人挺自傲的……”顾王爷却是摆手:“那是他的事情,咱们顾家做了这么多的贡献,他不能不接受……”父女二人正说着话,外面朱家人来人了。朱家人说请他们父女二人去正房。是朱王爷的房间。顾紫重和父亲二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两个人还是跟着去了。到了正房里,朱王爷已经摆好了一桌子的菜。一见顾家的父女二人,朱王爷赶紧伸手让他们两个人进来。朱王爷道:“犬子现在还在沉睡,我已经派人去叫他了,片刻之后咱们就能相见了。还请二人稍等片刻,犬子过来,咱们一家人团聚,好好喝上几杯,怎样?”顾王爷倒是愿意了,他首先点了点头。可是顾紫重却不是这样想的,她总觉得子善哥要是来了,肯定会坏事。子善哥这个人太过自傲了,北却鞑靼人,子善哥他总觉得这事情其实他自己一个人的事。顾紫重一直没有发言。朱王爷主动问她:“紫重,子善这个孩子还在睡梦当中吗?”看来公公他也不清楚。顾紫重只是点了点头。只是顾紫重她现在不清楚子善哥怎样了。子善哥喝了那么多,估计现在还在沉睡。她正在心里胡思乱想着,突然听闻外面有人道:“父亲,岳父大人……”顾紫重回头去看,子善哥带着笑容,精神抖擞地过来了。子善哥真的过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顾紫重欢喜地叫了一声。朱常禧迈着大步过来,对着朱王爷和顾王爷二人称呼了一声。朱王爷道:“孩子,你岳父大人今日过来,专门来看你,你却这么晚了才起床。待会儿咱们喝酒,你要自罚一杯才行。”朱常禧摸了摸自己的脑门。顾紫重担心子善哥的身子,他能不能再喝了?昨天夜里他可喝了不少。她轻声唤道:“子善哥。”朱常禧却冲着她摆手朱王爷道:“子善,你公公听闻你衣锦还乡,便赶紧过来了。他可把手头的事情都给推掉了啊。”朱常禧冲着岳父大人鞠躬:“岳父大人对子善的栽培,子善没齿难忘……”顾王爷帮了孩子这么大的忙,孩子现在能知恩图报,他便已经很高兴了。顾王爷带着笑容回应了一声。朱常禧接着道:“岳父大人,这次我北却鞑靼人数百里,完成了您给我的任务。”顾王爷连连摆手,道:“孩子,你能有这么大的成就,那是你自己的功劳……”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么大的功劳,能和顾家人没有关系吗?顾王爷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朱常禧在对着顾家人感恩戴德的。顾紫重在一旁听着,心里也是高兴坏了。她没想到子善哥能这样。锦丽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