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此刻双目呆滞,完全没有听到那松平的话,脑海中只有一件事,就是逃跑,他心中满是不信,那脑海中曾经强大无比,甚至十几个人就可以追上上百明军狼狈溃逃的倭寇就这么轻松的被人屠戮,就像是狼入羊群一般,他看着这伙人,心中生出一股恐惧,这伙可怕的强人不知道会怎么对付自己这个汉奸,跑,现在必须要跑,他趁着还有几个倭寇抵挡,便向后跑去。碰——一声金属的脆响想要呼喊逃跑陈平的松平,脖子上那一圈铆接的锁子甲却是弹开了一根箭簇,小川有些可惜的摇摇头,就差一点,那于东阳却是更加震惊,差点坐到地上,这么远,一箭射中倭寇脖子!距离差不多一百步,这种箭术,他看着小川那稚嫩的脸庞,这么年轻就已经有这种箭术造诣,简直可怖,而更恐怖的他的手下的不披甲的情况下击败了差不多同等数量的倭寇!那松平摸了摸脖子,哪里一阵发痛,神箭手!一百步射中自己脖子的神箭手,这种箭术大和民族都是没有人能有这种箭术造诣,这伙明人太强了吧!王大麻子一笑,对那铁刑竖了个大拇指,道:“可以啊兄弟”又指了指那松平道:“这个是我的猎物”“不,他是我的猎物”铁邢语气有些恍然的说道,看起来有些呆傻。“这傻子真固执”王大麻子神情带着无奈,道:“一起上!”那松平此时却是拔出自己的武士刀,看着两人,用着生硬的汉语道:“你们两人都是勇士,我大和民族最尊重勇士,你们可以投靠我,以后金银,美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他看着面前两个黑熊一样的壮汉心中有些打鼓,可恶,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强大的勇士,这种勇士为什么不在我大和民族。“对不起,主人让我杀了你”铁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完,便拎起自己的狼牙棒。“对,就你这小倭寇也敢跟我老大斗,也不照照镜子,看你这鸟样几斤几两!”王大麻子不屑道。“哼,你们最好想清楚”松平面罩后的语气带着倨傲,道:“我黑倭寇像今天这样的勇士足足有三千多人,还有一万多你们汉人的仆从!你们虽然厉害,可大象再强,终究会被蚂蚁咬死,何况我们是群狼,咬死一头大象定然容易很多”“我不知道,不过主人让你死,你就得死”那铁刑说完这句话,脸上本事呆呆表情,立马一变,变得无比狰狞,手中狼牙棒狠狠砸下。根本看不到那松平面圈下此刻的表情,只看到那两双眼睛中那无边的恐惧,他那带着铁盔的头部被砸的瘪了下去,那呆滞的眼神似乎在诉说着他心中的不甘。“真是一个傻汉子!”王大麻子撇撇嘴,似乎是不爽这铁刑抢了自己功劳。那陈平向后看了一眼,看到松平死掉,心中更加骇然,加快了逃跑的速度。噗————一根箭簇直直的插进他腿中,他一个踉跄,就栽倒在地上。一众民兵立马围了上去,看到小川射箭只是射了他的腿,便知道可能是要抓俘虏,也没人上去补刀,都围了上去,李东阳咽了口唾沫,看着这群民兵心中骇然,自己到底遇到了一伙什么人!流寇!流寇有这么强!他带着疑惑也走了上去。小川却是没有杀掉那陈平,这种叛徒虽然可恶,可他们却常常掌握着一些情报,靠他了解一下黑倭寇的组成才好。那李木子却是一脸凝重来到了小川身旁,道:“主公,这个人能不能交给老朽了解了他。”小川明白了,这李木子是出身炮营,炮营为黑倭灭掉,交给他倒也算是了却他一桩心事,道:“可以,不过要等我们审问他之后了。”“多谢主公”李木子感动的抱拳道,他这一声主公叫的无比真诚。一众人来到了那陈平面前,这陈平那还有刚才的嚣张,此刻满脸哭泣,那猥琐的脸庞此刻抹满了泪水“各位好汉爷爷,求求你们了,你们别杀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还要供养,家中还有八岁稚童”“休要胡言!你娘早就病死,她要泉下有知,知道你做了倭寇奸细会怎么想!”于东阳生气喊道。小川直接问道:“把你知道的黑倭寇讯息统统说出来!”“是,是”陈平听到小川的问话,便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那黑倭寇住在海外一个小岛上,纯倭寇三千,汉人上万,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废话,这东西我也明白”小川无奈摸了摸自己脑袋,他要是还是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直接杀掉。“我知道,还有一条信息,县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人通倭”这陈平道“是那周家”“休要栽赃陷害”于东阳脸上满是气愤,只是那眼睛似乎闪过一丝无奈,一脚把那陈平踢翻,道:“周家世代书香门第,怎么可能通倭,休要妖言惑众”“还有其他的信息么?”小川平静的说道,看那陈平绝望的摇了摇头,那李木子几人便走了上来。“这位壮士,这家伙是我县的叛徒,希望还是交给我处理”于东阳抱拳道。“他是我抓的,对我一个手下很重要”小川指了指李木子,这老头正把那陈平绑起来,放在自己大炮炮口前面。那李木子的炮营正是被这样的叛徒出卖,通倭寇,看着那鬼哭浪叫求饶的陈平冷冷道:“下辈子不要做汉奸”碰————那装着散弹的火炮一阵震天的响声,那陈平便是化作一团血雾,一股浓重之际的血腥味片散开来。那李东阳咽了口唾沫,看了眼小川云淡风轻的模样,心中不仅轻叹,这人年纪轻轻却做事狠辣。“对了,不知阁下是何人”小川抱拳问道。“哦”被震慑到的于东阳愣了一下,随即道:“在下于东阳,是这青城县令,这次本来想为县中民壮购买些武器,防备倭寇,岂可知道行踪被叛徒出卖,中了倭寇埋伏”小川听到后也是震惊了,这于东阳倒是个任务,别人都是想着如何捞钱,这家伙倒是如何强化民防,不仅让小川想起了历史上的海瑞,也是一个狠人,训练青壮,嘉靖年间倭寇都不敢去他的县城,心中对着于东阳更加佩服。“不知公子你是?”这于东阳问道,他心中奇怪,这小川的队伍,实力强大,流民?也没这么厉害。流寇?哪有流寇带着老弱妇孺。“在下是顺昌堡百户,这些百姓是我路上所救难民”小川抱拳道。“哦,原来如此”于东阳对小川映像大好,这必是仁慈的大家族少爷,带着自己家丁上任,路上还救了这么多百姓,道:“不过公子,这顺昌堡。。”他又没有说话,神色有些奇怪。小川有些听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道:“这堡垒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这个,公子到了之后便知”于东阳说道。小川与他谈论了一番,小川便了解这县令为何会被倭寇针对,这家伙不仅强化民防,还搞几个县联合防倭寇,后来竟然还专门结合嘉靖年间的抗倭情况进行上书,还专门研究如何防治倭寇,最后上书朝廷,不过最后不了了之,小川这下更加佩服这县令,要是自己是倭寇也绝对要想办法搞死他,奈何英雄无用武之地,这么一个好官,若是生活在嘉靖万历年间定然会有一番作为,在这党争严重,国力每况日下的崇祯年也只有唏嘘国事了。——————今天第二章发了,群号已经在评论区置顶了,唉,都建了一天了,结果都没人加群,好无奈。再次求打赏,求票票啦,明天猪脚就展开基地,对于这个基地我是响了几个月的时间,绝对会让大家有种新颖的感觉滴。被玩坏的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