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此一役,妖族大乘境强者应该是不敢再轻动了,不过咱们任务怕是不会小,熊道友,后面你得抓紧时间整顿幽暗妖冢,可别再被人钻了空子。若是咱们跟妖族联军动手,怕是日后会有不少要倚重你的地方。”解决了最后一个盍魇妖族之后,斑千咫对熊坤说道。“是啊,熊道友,日后可需要你多加照顾,保不准咱们就需要幽暗妖冢借道,你这边若是有什么困难,也尽管直言,真要是麻烦,我们也绝不会坐视不管。”赤鳞妖鳄说道。其他白尖帽老者一行亦是纷纷点头,莲花分身先是直接发传音符敦促各大势力派他们过来助熊坤,待到蓬牛圣君出现时,莲花分身更是亲自下场,足以见得莲花分身对幽暗妖冢的重视。抛开赤月荒漠的影响力不谈,后面真要是跟妖族联军的战事进一步扩大,如果能借助幽暗妖冢,关键时候不失为保命之道。“斑道友与诸位道友放心,熊某回去之后便及时整顿,避免再次被宵小算计。”熊坤拱了拱手。………..殚珠佛宗内,陆小天本尊盘膝而坐,体表一件青色战甲上光华流转,那一道道蛛丝般的裂痕在缓慢的消弥。陆小天嘴巴一张,金木水火土五面幻镜,瞬镜,挪移镜分别自口中飞出,由小及大。这幻道七镜分别飞向其体表的青甲凹槽。五行元磁金甲与幻镜再次合而为一。其中金木水火土五行镜打出五道灵光,在虚空中落下,形成五道幻妙之门。笼罩方圆数百里。陆小天身形一动,毫无阻滞地没入其中一道幻妙之门内。转眼间,又从另外一道幻妙之门内出来。如此反复。半晌之后,陆小天脸上带着几分喜色收起了五道幻妙之门。及至此时,这幻妙之门的神通在他手里才算是真正的运转由心,不枉他这么多年的苦心钻研,眼下终于花开蒂落。本体在身着五行元磁青甲的情况下,能毫无阻滞地出没于幻妙之门内,对于其他大乘境修士而言,也能称得上是神出鬼没。抬手一招,陆小天收回幻妙之门,同时一道虚影自体内浮现而出,那虚影朝外缓缓飞去,穿山过石,半晌之后,陆小天闷哼一声,那虚影在试图穿过这方圆数百里的边界时,陡然间溃散,连那一丝神念都差点毁了。这佛宗的手段当真不可小瞧。陆小天收回那一丝神念,左手一抬,十二道玄火飞针在虚空中化作玄火巨柱,直通天际,无相玄火烈焰翻滚,层层焰浪扑打向四周。梵罗天火炼成时日有限,仅管还有相当的提升空间,可威能在短时间内还无法得到应有的体现。相比之下,无相玄火作为陆小天修炼了多年的灵火,融汇贯通了两种火经,暴烈程度较之以往更甚。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向四周汹涌。此时值守在外面的空厄眼皮子一跳,梵罗天火也还罢了,佛宗内亦有修炼此火之人,可论及无相玄火的威力,佛宗以往的修炼者比起陆小天亦有相当的差距。陆小天假借修炼之名,不断对周围的禁制进行试探,其用意佛宗自然心知肚明。只是对此空厄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不过空厄心里也有些纳闷,当初空劫师弟肉身被陆小天所斩,明明陆小天动用的是剑术神通,按照以往佛宗对陆小天的信息收集,陆小天也确实是个极其厉害的剑修。可陆小天在这里,各种神通都有修炼。唯独没见陆小天动用过飞剑,当真是奇哉怪哉。“站住!”空厄冷喝一声。御空而来的明远身形一止,连忙拱手对空厄的方向行礼,“弟子明空见过师叔。”“你来这里作甚?”空厄这些时日被陆小天修炼造成的法力波动弄得不胜其烦,便是得道高僧,也终归耐性是有限度的。空厄奈何不了陆小天,只能听之任之。可对于未经允许便随便出入此地的明空可就没有好脸色了,上次明空假借明心同行而来,空厄便有几分不悦。这次这小辈竟然又来了。“弟子刚好从明青丹王那边过来,有些话要转告陆丹王。”明远压下心里的紧张,故作镇定地道。他确实是在想办法接近陆小天,当年他成为青莲寺住持之后,一番苦心经营,勉强修炼到了眼下合体初期的地步,只是他资质有限,宗门也没有给出更多的扶持力度,若是没有进一步的资源,他的修为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明远是个极有野心之人。绝不甘心止于步此,他善于经营,明青丹王以往在世俗的族亲故旧,明青便借故照料得很好,另外还收罗过一些稀缺的灵材,便是不理世事的明青丹王对明远也有一个不错的印象。明远有一点稀缺的灵材便会往明青丹王那边送。还是从明青丹王的丹童那里得知陆小天有想跟明青丹王同台论道一事。而明青丹王除了潜心丹道与修炼之外,又不理世事,在明远的苦心运作之下,便有了这次与陆小天接触的机会。以往还是在元灵城的时候,陆小天当时境界还很低,两人便有过合作,他盗取过佛宗一定的资源与陆小天作过交换,虽说明远也不确定自己还有足够打动陆小天的本钱,可不见上一面,明远终究是不甘心,若不用些手段,他这辈子也就止步于此了,在佛宗明字辈修士中,也不过是一个排名中下的僧人而已。“明青师侄派你来的?也好,那你自例吧。”空厄略一迟疑,也就没有再管了,明远终究是佛宗门人,空厄也只是被陆小天搅出了几分火气,倒并非真看出什么,明青虽也还是明字辈僧人,可凭其五品丹王的身份,在佛宗地位超然,这权利还是有的。“是,师叔!”明远心里松了口气,这一关总算是过了。禁制打开,里面那呛人的无相玄火气息让明远忍不住为之心惊肉颤,如此暴烈的凶焰,一旦沾上,足以使他形神俱灭。独步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