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都给本殿下停下!”上官轩失声咆哮,但是没有人听他的。不过片刻,大半主力军已经放下了长枪,卸去了盔甲。上官轩看到这一幕,气的吐血。他精心训练出来的主力军竟然被黄月英几句话给说得解甲归田!“辛闽,点火,放火药!”上官轩陡然眯起双眸,眼底划过杀意。既然主力军叛离他,那就不必留着了!这一炮放出去,不必分敌我,倒是给他省事了!“啊——”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上官轩闻声看去,这才注意到,方才趁着黄月光说话的功夫,黑影已经带着龙虎军攻上了城楼。寒光一闪,架着火炮的士兵就被一剑封喉,甩下了城楼。“轩世子!”黑影眼底冷光乍现,提剑而来。“主子小心!”辛闽立即提剑挡在上官轩身前,和黑影缠斗起来。直到此时,整个城楼上遍布龙虎军,上官轩眼底这才划过惊慌。随即,他逐渐意识到……大势已去!“主子,快走,走!”辛闽挡下黑影的剑,急忙催促。上官轩看着越来越近的龙虎军也顾不上仪态了,咬咬牙,匆忙逃离,就连脚步间都带了丝慌乱。下了城楼,他转身看向辛闽,“赶紧跟上,撤!”很快,就有几个近身士兵迎上去,拦住了黑影,辛闽趁着机会,闪过跟到上官轩身后,保护他离开。丢盔弃甲,慌忙逃窜!上官轩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带着几万大军来围剿上官赫的八百将士,最后会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逃亡时,身边只剩下了辛闽,何其凄惨!“追!擒住轩世子,重重有赏!”黑影率先带着追了过去。城门下,主力军已经卸去了盔甲,没有半分战意。上官赫吩咐舒辰,“你立即派人带主力军回营,明日一日,送他们回京!”“是!”没过多久,等到舒辰带着龙虎军和主力军离开后,黑影匆忙而来,脸色发沉,“主子,城楼内有暗道,上官轩跑了!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子责罚。”“不必担心,我夫君带兵守着邺城,轩世子跑不掉的!”黄月英朗声道。上官赫闻言放了心,然后对黄月英拱手,“今日多谢红将军及时赶到,才能让我不费一兵一卒就赢了此战!”“皇孙殿下客气了,为人臣者,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都是我舒家应当做的。”黄月英英气拱手。“大小姐!”直到乔鸢惊呼一声,几人才想起受了重伤的舒心。坚持到此战胜利,舒心再也熬不住,闭上了眼睛,从马背上跌落。“舒心!”上官赫眸光一紧,掠身过去。与此同时,离得最近的乔鸢刚要伸手将舒心接住,却一下被黄月英拉住了。下一瞬,上官赫就已经稳稳的将舒心抱到了怀中。舒心身上有很多伤,他都知道,所以他这一抱,动作十分轻柔。稳稳的抱着舒心的腿弯,正准备翻身上马时,上官赫这才注意到身边立着黄月英,顿时有些慌乱,忙解释道:“红将军,舒心受伤了,所以我……”“无妨,你抱着吧!”黄月英说完,一下跃上马背,匆匆离开。乔鸢立即会意,立即跟上。上官赫抱着舒心顿时愣在原地,这位红将军的意思是……他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她将舒心托付给了他!……回到大营,上官赫刚将舒心抱回营帐,她就开始高烧不退。大夫诊脉之后,开了药,嘱咐道:“大小姐受伤惨重,引发了高烧,将这服药给她喂下,情况会逐渐好转。人能恢复,但这一身的伤,需要些时间。”“多谢大夫。”黄月英接了药连连道谢,然后让乔鸢将人送了出去。看到上官赫和舒辰守在舒心榻前,她轻轻咳了声,提醒道:“你们下去给舒心熬药,我来给舒心检查身子,上药。”“是,娘!”舒辰闻言起身,慌忙伸手取药。然而,黄月英却不动声色的将他的手拍开,“主力军的事情你解决了?殿下吩咐的事情你赶紧去忙,不要为了舒心耽误大事!”“是,我知道了娘。”舒辰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上官赫起身,抬手接过黄月英手中的药包,“红将军,我去熬药吧。”“人手紧张,这里也没有别的人能帮得上忙,那就……委屈皇孙殿下了。”黄月英爽朗笑道。“无事。”上官赫提着药包,抬脚出了营帐。黄月英看着他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精光。这女婿,还是真越看越满意。接着,黄月英打来温水,坐在榻前,准备给舒心擦洗身子伤药。然而,等到她将舒心身上的衣服褪下时,看到她满身是伤,全身上下几乎没一块好肉时,陡然气红了眼睛,一脚将榻前的铜盆踢翻!“上官轩,这混账!该死的王八羔子!”黄月英很仔细,一一将舒心身上的污渍清理干净,便开始上药。因为伤口没有及时处理,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泛浓,血水里搀着浓水,看上去惨不忍睹。这还不是最严重的,等到黄月英注意到舒心肩胛和后背处深可见骨的利爪抓伤时,气得将拳头握得咯吱作响。擒到上官轩后,她一定要将那混账剥皮剔骨!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血肉之躯,什么叫做钢铁之刑!她刚给舒心上好药,换上干净的衣服,上官赫就端着冒着热气的药汤进了营帐。“红将军,药好了。”黄月英捶了捶腰身,又气又累道:“舒心身上的伤口太多了,给她上完药,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看她满脸倦容的模样,上官赫忙道:“若是红将军不介意,就让我给舒心喂药吧。”“不介意不介意,我们舒家没那么多讲究,如此就麻烦殿下了。”黄月英说着连连摆手。“红将军客气了。”上官赫将药碗放在榻前,小心扶起了舒心。黄月英不动声色的瞧了眼,抬脚离开。皇孙殿下做事细心,有他在这里照顾,她倒是可以放下心了。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