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震撼与原则柳凤舞把楚清扬他们送了出去,看着车开远,这才回到了别墅。在客厅坐下,柳凤舞一声轻叹,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不是很好。柳凤舞暂且不帮着楚清扬去对付竹叶青,是有原因的,最重要的原因是,竹叶青身边有个高人叫谢南,人称南邪。南邪今年已经六十多岁,功夫诡异只是一方面,这个人最大的长处就是,对景湖乃至更大范围,这几十年发生的事,无所不知。所以,当年楚云凯和大佬石魄舟之间的仇恨,南邪必然也是知道的。如果她就这么出面,帮着楚清扬对付竹叶青,那么竹叶青和南邪合计以后,肯定会查她的身份。得知她背后是楚氏,以竹叶青的智商,以及南邪的见世面与谋略,很容易就能想到,楚清扬是楚云凯和乔月的儿子。这么一来,竹叶青那个娇美热辣的顶级御姐,就可能站到楚清扬的面前,用魅惑力十足的口吻说,原来你的父亲是楚云凯,难怪你这么牛叉,楚少,我可以和你们楚家做生意吗?赚多赚少我不在乎,图的就是个交情。然后,楚清扬可能就炸了,混乱的情绪,会严重影响到楚清扬接纳楚家的进度。与这个关乎全局的重要原因比起来,还有个非常次要的原因,那就是,柳凤舞也想看一看,楚清扬跟竹叶青周旋下去,会是什么效果,借此来锻炼楚清扬的综合能力。毕竟,楚清扬过去的见世面有限,没怎么见过大风大浪,虽然功夫非常高,可面对一些复杂局面时,他依然是个很单纯的人。“哎,也不知道我的决定是对还是错,很久没有这么茫然过了,以前,在火凤凰特种部队,面对危险分子重金请来的雇佣兵团,我都从没有这么犹豫过。”柳凤舞娇美的脸有了几分惆怅。还是很有必要在第一时间与楚家沟通的,柳凤舞拨通了楚云凯的电话。……楚清扬和林月婵开车在路上,虽然林月婵很宽容,可毕竟面对的是竹叶青这等强大的对手,她少不了会抱怨柳凤舞不仗义。楚清扬还是比较体谅的,无奈笑道:“我们不能期待一个人,接二连三不断帮忙,对曾经帮过忙的人,要懂得感恩。这次柳凤舞没有帮忙的意思,可我一点都不怪她。”“你个混蛋,我还不是因为着急吗?让你这么一说,就好像我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林月婵很委屈,晶莹的眼泪终于还是流了出来。“月婵,你别哭,我没有误会你,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很明白,你是个很宽容,很善良的人。”听到楚清扬如此说,林月婵得到了一些安慰,可眼泪还是有点止不住。朱雀等人,也已经在返回的路上,朱雀已经通知了竹叶青,行动失败,他和带过去的人,都被楚清扬给收拾了。至于如意棍落到了楚清扬的手里,朱雀暂且没敢对竹叶青说,生怕竹叶青的强烈鄙视通过空气传过来,像是雷轰一样让他变成渣。竹叶青很是震撼,她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震撼到头皮发麻的感觉了。就算朱雀赤手空拳打不过楚清扬,那么手持如意棍,朱雀还收拾不了楚清扬?可偏偏是,手持如意棍,而且还有七个帮手的朱雀,败给了楚清扬一个人。出了这种事,竹叶青当然就把她的绝对骨干,名号为南邪的谢南叫到了身边。已经六十多岁的谢南,自己并没有做过老板,一直都是跟着别人混,可他混得却很好。谢南很有雅兴,养花养草养鸟,同时还喜欢收藏倒腾一些金石玉器翡翠。比如此时,来到了竹叶青的房间,他还提着一个鸟笼子,里面养的是一只画眉,能发出悦耳的鸟叫声,甚至还会学蝈蝈叫。如果是平时心情好时,竹叶青也很喜欢南邪养的那些花草和鸟类,可现在心情烦躁,画眉鸟悦耳的叫声听起来却很刺耳。竹叶青面色阴沉瞟了一眼鸟笼子,愠声道:“这鸟真他妈烦。”谢南笑了:“竹叶青,心静下来,就不觉得我这鸟烦了,这画眉买的时候才几百块,现在被我调教的,能学三种叫,给我几万块都不卖,宝贝着呢!”“你这个老东西,你敢提着鸟笼子给我上课,信不信我一脚踢过去,吓傻了你的画眉?”竹叶青的大长腿颤了颤,真有踢过来的趋势。画眉鸟算鸟类里比较金贵的了,这种鸟不能受惊,否则,得了恐惧症整天上蹿下跳惊魂尖叫,就没法玩了。“竹叶青,你稍等。”南邪赶紧提着鸟笼子走了出去,他在景湖有豪宅,同时,竹叶青在棋牌室的三楼,也专门给南邪留了一个房间,房间装潢古朴,很对南邪的胃口。南邪把画眉放回了房间,逗弄几下:“宝贝儿,爷爷先不陪你了,你一个人叫着玩吧。”南邪重新来到了竹叶青的房间,他对刚发生过的事已经很清楚,给翡翠烟嘴里放了根烟,点燃吐出一口烟气:“这个世上,功夫高到楚清扬这种境界的人,基本都有强大的背景,最起码也有个厉害的师傅。按照刘科的说法,楚清扬的功夫是从养他张大的老人那里学来的,而那个老人已经去世,那就先不考虑他的师傅了,但我们必须搞清楚,楚清扬是不是有强大的背景。”竹叶青听得很认真,只要是南邪给她参谋事情,她甚至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错过去,会认真去琢磨,南邪话语间的停顿,代表的是什么。竹叶青轻叹道:“南邪,你的话语明显有几分急促,难道就连你这个老江湖,也被楚清扬这小子给吓到了?”“如果说我混了这么多年,被楚清扬一个二十几岁的后生给吓到了,那就有点玩笑了。可我南邪见过那么多大场面,多次经历不同势力间的斗争,还能活到今天过着舒坦的日子,不是因为我的功夫有多高,而是因为我的谨慎,当然,还有我做人做事从没有变过的原则。”南邪叼着翡翠烟斗抽了一口烟,略作停顿,又道:“竹叶青,你能混到今天,没有翻船,而且越混越好,靠的不也是谨慎和原则吗?如果失去了这两条,不管你有多大的靠山,都可能翻船。”“你说的有道理,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先查楚清扬的背景吧。哎,这次我算是在林月婵面前出丑了,恐怕她都乐开花了。”竹叶青道。“偶尔被人取笑没什么,能笑到最后才是道行。”南邪道。都市逍遥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