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腾冲的话,王赞斌点点头,看看周围的战士们,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自己这边损失兵员接近六千人,只消灭了日军两千多人,光看战损比的话,可能觉得是吃亏了!但这要考虑到民国和日军方面的装备差距!能够依靠174师这样的装备,抵挡住小鬼子一个精锐旅团七天七夜的进攻,还击毙两千多人,这已经很不容易了!甚至可以说是一场胜利!王赞斌知道杀鬼子的难度,所以在看到在这个战损比的时候,心里也是稍微有些安慰。“兄弟们,你们做的很好,甚至远远超乎我的意料!虽然咱们损失了不少的兄弟,但是也干掉了小鬼子两千多人,值了!”王赞斌伸出一个大拇指,朗声的说道:“弟兄们,我为你们感到骄傲!”听着王赞斌的话,这些战士们原本有些低落的情绪,也是恢复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样无精打采。看到这一幕,王赞斌长呼了一口气,对着腾冲说道:“不管如何咱们还是要先把部队撤回去,等回去之后,在好好的休整一番,眼下虽然跑出来了,还有友军阻击,但毕竟还不是很安全……”说道这里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一阵杂乱的枪声传来!这枪声仿佛炒豆子一般,一响起来就连绵不绝,且越来越激烈。听到这个枪声,王赞斌顿时脸色一变!这枪声是从三河集传来的!“师座,看来埋伏在三河集的友军已经和小鬼子追来的部队交上火了!”腾冲凑过来,急切的说道。“吩咐部队,立马收拾东西,准备撤离!”王赞斌快速的说道。“是!”腾冲也不废话,直接让部队快速的集结起来,而后继续急行军,朝着后方撤离。至于三河集一带的战斗,毕竟只是埋伏起来的一波小股部队,在阻击了日军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支撑不住,率部退了下去。即便是这样,也是打死打伤了日军两三百人!日军第五旅团在击退三河集的埋伏之后,也不追击,径直朝着174师撤退的方向追去。在片山里一郎的心中,他最想要歼灭的部队就是174师!然而,让片山里一郎恼火的是,刚刚击退三河集的埋伏部队,还没走多远,就在马家岗一带,再次遭到伏击。虽然很快又将马家岗一带的伏兵击退,但是日军第五旅团却是又一次的被打死两百余人!而接下来的一段追击之内,民国方面不时的有小股部队沿途阻击,虽然并没有给日军造成很大的麻烦,但也是让小鬼子第五旅团烦不胜烦。且伤亡也是在快速的上涨!虽然每一次遭遇战斗只不过损失几十人,上百人,但是接连几次遭遇伏击,再加上马家岗、三河集所损失的兵员,合计加在一起竟然也是死伤加在一起接近千余人!这一情况,让第五旅团的旅团长片山里一郎雷霆大怒,在行军途中暴跳如雷,甚至不止一次的大骂民国方面的部队狡猾奸诈,但是在骂完之后,却是无可奈何。那些阻击的小股部队,打完小鬼子之后也不停留,直接朝着山沟沟密林里一钻,管叫日军望林兴叹,奈何不得。对于这种情况,片山里一郎恨的牙根痒痒。虽然他知道那支部队经过这么一拖延,已经追击不到了,但还是下令部队继续前进。第三师团司令部已经发来消息,让第五旅团赶赴临淮关,准备和大部队一起强渡淮河,片山里一郎只能指挥着部队继续前进。部队刚刚开拔至明光一带,却是再次遭到伏击,日军以为这一次所遭遇到的部队仍然是小股部队,想要彻底的将其全歼,于是派遣一个步兵大队压了上去,想要利用火力,将对方压制住。结果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所遭遇到的却是主力部队。日军的步兵迎头撞上主力的猛烈火力,在刚一接触的时候就损失惨重,经过一番惨烈的战斗,小鬼子损失一千余人,这才将守军给击退。但是这个损失却是让片山里一郎心都在滴血!池河七天七夜的进攻,再加上一路上沿途所遭遇的敌军阻击,使得他第五旅团合计的兵员损失达到了四千余人,这个损失近乎一个野战步兵联队了!要知道他的整个旅团总共也才下辖两个联队,这一下子就将他的第五旅团战斗力消减一半,这怎么能不让片山里一郎心疼不已!死伤四千余人,这简直就是第三师团所从来没有遭受过的损失,第三师团司令部得知情况之后,对片山里一郎进行一番严厉的问责,甚至第三师团师团长藤田进亲自问话,训斥了一番。一番严厉的问责,使得片山里一郎颜面尽失,心中大为的火光,胸中的怒火滔天,对那个已经逃之夭夭的174师更是恨之入骨!咬牙切齿的说要亲自将174师给全部消灭,要把他们的人头全部割下来,铸成一个京观,以泄他心头之恨!然而,此时的174师却是已经顺利的赶到了临淮关,并且部队已经修整了下来!所以片山里一郎的想法,注定要落空了!而在日军将池河攻陷之后,日军第三师团、第十三师团两个师团合兵一处,朝着临淮关奔袭,想要强渡淮河,直接攻近徐州腹心。而为了避免第三、第十三师团孤军深入被民国部队包了后路,日军第九师团则是派遣一支精锐主力赶赴定远,想要击溃定远之守军。当消息传来的时候,独立旅正在接应朝着这边撤退的友军。这部分友军乃是在明光一带设伏日军第五旅团的部队,他们被日军击退之后,因为小鬼子追击的凶,无法后撤往临淮关,所以只能绕道撤往定远,准备在定远修整一番,同时等候上峰的命令。独立旅和135师将他们迎入城内,随后就开始了紧张的战备状态,等候日军第九师团主力的到来!谁都知道,一场大战,已经无法避免的在定远拉开序幕了!抗日之无敌战神